屯留方言趣谈

作者:shengjie 分类: 发布于:2019-1-15 2:52 ė209次浏览 60条评论

我们伟大祖国幅员辽阔、方言众多。以屯留张店为例,就有本地、山东、林州、高平等多种方言,交流起来十分有趣。每个人都有爸,村里有人叫爹,有人叫大,还有人叫爷。母亲,有人叫妈,有人叫娘,还有喊娘(nia,三声)。单一个“我”字就有多种称谓。山东人叫俺,高平人叫哇,本地人叫“mai,四声”,长子人叫俄。现将我收集到的几段方言土语呈现与读者,供欣赏。

“ha,四声”下“圪台儿”把“圪膝盖儿”磕啦,“今日个”扶住“火炉圪台儿”“圪遛”哩,“夜来”黑夜躺在“豆枕”上一直“板唣”疼。释义:他下台阶把膝盖碰了,今天扶住锅台溜达,昨夜他躺在枕头上一直喊叫疼。

她“夜来”“后晌”去摘“布瓜”,让“雨激了”、“pie”着了,回来光“打圪战”,给她“扳”了“圪脑、俏疙瘩”,捏了“脊niang四声”扎了手,喝了姜汤,“今日个”“可些儿”啦。释义:她昨天下午去摘北瓜,让雨水浇湿感冒了,回来浑身发抖。给她额头拔了火罐,捏了脊背,扎了手指喝了姜汤,今天好些了。

狗孩,“年时”“俄”买你的“洋柿子”苗“不歪气”,“明儿个”“俄”再来买些栽,你不要“尖屁股”,多给“俄”几颗吧。释义:狗孩,去年我买你的西红柿苗不错,明天我再来买些栽,你不要吝啬多给我几颗吧。

“年时mai三声”种了些谷子让“冷弹子”打了一回,又让“小虫”搧了,减产了。今年想改种“地瓜蛋”和“茭子”,又怕“豆油子”吃“地瓜叶”、“黑老哇”吃“茭子”,你“雪”“zheng四声”办哩。释义:去年我种了些谷子让冰雹打了一回,又让麻雀搧了,减产啦。今年我想改种马铃薯和高粱,又怕花盖虫“瓢虫”吃马铃薯叶、乌鸦吃高粱,你说怎办。

小旦,你在这儿“停停儿的”,“哇”去“圪廊的”给你买肉吃,再“滕淘”人,“麻狐儿”来了“哇”可不管,让“虼蚤”咬你。释义:小旦,你在这里老老实实呆着,我去胡同里给你买肉,你再折腾人,马狐猴来了我可不管,让跳蚤咬你。

“夜来黑来”“月明儿”“丁个儿”好。看电视里那些印度舞女都露着“肚脖脐眼”。“今日个”“早起”天一直“圪星”,想晒晒“老爷儿”也没有。释义:昨天黑夜月亮特别好。电视里印度舞女都露着肚脐。今天早晨天一直下蒙蒙雨,想晒太阳也没有。

还有,给邻居帮忙叫串“穿”忙。给羊喂盐叫淡羊。给猪配种叫打圈。给牛配种叫群牛……林林总总不一而足,我不再繁举。总之,我们山村里有趣的方言土语很多,它是一种乡土文化,百姓文化。生活在这样一个氛围里,只好慢慢去适应去解读,慢慢去体味和欣赏。

本文出自 屯留区(www.tunliu.org),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及相应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