麟绛民俗看水泉

shengjie | | 2019-01-15639次浏览  0条评论   民俗
民俗,也称风俗习惯,是水泉村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根据地理环境、文化传统、生活习惯形成的一种地方礼仪。  过年请神 水泉人称春节为过年,大年三十晚上要请神,将门神、财神、书神、祖宗写在一张红纸上,贴在供桌上方。供桌之上摆有油炸丸子、油蛤蟆(白面与红糖为料)、油炸豆腐、烧肉(大粉面为料)数碗供品,上加菠菜装饰,然后烧香放鞭炮。 东方拂晓,村里人提着玉 [阅读全文]

水泉发展看今朝

shengjie | | 2019-01-15326次浏览  0条评论  
水泉千年古村,村北古道是古屯留县城通向潞安府的必经之路,村北土地平坦水浅。据村贤老人回忆,水泉的发展经历了两次调整。 三十亩地一匹马  亩半园地有钱花 上世纪20年代,中国经济迎来短暂的春天,屯留县城的儒商们有的开酒坊、油坊、皮革坊、染坊,有的开设弹花铺、盐店等,这些商业信息不能不传入水泉人之中。水泉村的聪明人,在村北、村西、村东肥沃的土地上打井,辟地种菜, [阅读全文]

路村乡东洼村:千年铁花璀璨绽放

shengjie | | 2019-01-15433次浏览  0条评论  
古时金银铜铁锡五门工匠与炼丹的道士互称为兄弟,同尊太上老君为祖师爷。每逢春节便以打铁花祭祀。打铁花起源于道教,其技艺依附于道教,实施则在铁匠行业的开炉及民间年节和喜庆日。 打铁花又叫铁水打花,打铁梨花。花跟发谐音,有越打越发的寓意。打铁花最早可以追溯到春秋战国时期,鼎盛于明清,绵延至今已有上千年的历史。 路村乡东洼村人杰地灵,民风淳朴,百分之九十五以上村民为山东省莱芜 [阅读全文]

屯留方言趣谈

shengjie | | 2019-01-15352次浏览  0条评论   方言
我们伟大祖国幅员辽阔、方言众多。以屯留张店为例,就有本地、山东、林州、高平等多种方言,交流起来十分有趣。每个人都有爸,村里有人叫爹,有人叫大,还有人叫爷。母亲,有人叫妈,有人叫娘,还有喊娘(nia,三声)。单一个“我”字就有多种称谓。山东人叫俺,高平人叫哇,本地人叫“mai,四声”,长子人叫俄。现将我收集到的几段方言土语呈现与读者,供欣赏。 “ha,四声”下“圪台儿”把“圪膝盖儿 [阅读全文]

西莲村曾叫玉成村

shengjie | | 2019-01-15283次浏览  0条评论  
1945年,屯留解放前夕,屯留县政府为了纪念在解放屯留战役中牺牲的烈士张玉成,把西莲村被命名为“玉成村”。 8月20日,襄漳县民兵和武工队协助屯留人民武装,在围困屯留守城日伪军中,驻城西西莲的姜家庄民兵、侦察兵、19岁的张玉成同志,在进行战地侦查时,被伪哨兵开枪击中头部,光荣牺牲。 指挥部立即召开追悼大会,号召指战员学习玉成精神,并把西莲村改为“玉成村”。全县解放后, [阅读全文]

屯留县情

shengjie | | 2019-01-15320次浏览  0条评论  
       长治市屯留区地处山西省东南部、上党盆地西侧,自古有“古韩要地”、“三晋通衢”之称。全区国土总面积1142平方公里,地势西高东低,由西向东山区、丘陵和平川各占三分之一。辖14个乡镇(区),293个行政村,总人口27万,其中农村人口22.5万。境内有太长、长邯、长晋和即将开工建设的长临高速以及208、309国道贯穿东西南北,公路交通发达。距省城太原 [阅读全文]

魅力新屯留

shengjie | | 2019-01-03436次浏览  0条评论  

夸夸屯留土特产

shengjie | | 2018-12-10268次浏览  0条评论  
上莲核桃名三晋, 个大皮薄仁无瑕; 维生素多营养足, 益智健脑就数它。   胖妞豆腐销四方, 绿色卫生保健康; 嫩老黑白品种多, 蛋白高来低脂肪。   姚家岭小米赛珍珠, 色黄味香人称颂; 喝上一碗小米 [阅读全文]

五里庄的“长寿饼”

shengjie | | 2018-08-15294次浏览  0条评论  
从小到大,一直对山东煎饼有深厚的情感。尽管现在我已是古稀老人,但是吃起煎饼来还不用蘸汤配水,牙齿咀嚼还很有功力,感觉煎饼香甜味美。 五里庄老年人健康长寿,年轻人生龙活虎,原因是村民一年四季都爱吃山东煎饼。煎饼是山东人传统特色面食,是一日三餐的主食。五里庄祖祖辈辈百余年饮食证明:山东煎饼的确是养生保健最佳食品之一。 “煎饼”名称有悠久的历史由来,有科学的配料秘方,有精细 [阅读全文]

红色岗上好人多 ——“岗上人家”微信群爱心行动纪实

shengjie | | 2018-02-05301次浏览  0条评论  
2018年2月4日,陈留燕、李素春、闫黎明、李连忠等几个年轻人像往常一样一早起来相跟着到村里的几位孤寡老人家中帮忙做家务。 8点左右,他们来到了80余岁的孤寡老人张文堂家门口,敲了半天门,老人却没有像往常一样来为他们开门。怎么回事?几个年轻人不由的紧张起来。 陈留燕一把推开屋门(里面没上锁),一股刺鼻煤烟味冒了出来,老人摊在床上,口吐白沫。 “中煤烟了!” [阅读全文]